傍晚時分,清秀的少年一臉苦惱地抱著小黑貓坐在店門口。

   「對不起,文文死後,老闆就開始對動物過敏。」

   『沒關係,我不會讓你為難。』小黑貓喵喵叫著。

   「好想每天跟你一起玩。」清秀少年臉上看似面無表情,那雙眼睛卻流露出一股淡淡的寂寞。

   喪門忍不住像每次見面一樣用貓爪拍拍少年的臉頰。

   被安撫的少年猛地將貓臉轉向自己。「喪門哥?」

   『怎麼突然認出來了?』小黑貓偏頭望著少年。

   「喪門哥,你變成貓咪來找我玩嗎?」

   雖然很開心終於有人認得自己了,但身為黑貓依然只能喵喵叫。

   「對不起,竟然沒認出是喪門哥,等等送你回家。」

   喪門只好繼續用貓爪拍拍少年的臉頰,表示自己不在意。

 

   文文站起身子轉身推開店門,打算跟店長報告後送小黑貓回家。

   「老闆,小黑貓好像是祈安哥養的,我送牠回去。」

   「喔~如果是那臭小子養的,也許能轉手賣個好價錢。」美人瞇起細眸重新打量起小黑貓。

   「那可不行。」門上銅鈴照舊響起數聲後,一身舊T恤牛仔褲的陸祈安不緊不慢地推門入內。

   「祈安哥。」文文馬上走過去要把小黑貓物歸原主,但小黑貓貌似有點掙扎。

   「看來你這飼主當得不太好,連貓都不想親近。」連美人慵懶出聲嘲諷。

   「那是,今早突然有急事放牠孤單一整天,多少有點埋怨,感謝連美人關心。」

   「那不如送給文文,免得死在你手上。」

   剎時文文一雙似貓般的眼睛都亮了起來,滿懷期待的看著好人祈安哥。

   「很抱歉,雖然也很喜歡文文,但這可是我的心肝寶貝,捨不得送人。」陸祈安努力從文文手中接過還在掙扎的小黑貓。

   「真有趣吶,如此平凡又不受喜愛的黑貓竟是你的寶貝。」

   「是阿!當今世上,真要說這寶貝得用什麼來贖的話…大概就是陸某的命了吧!」一邊順著小黑貓的背一邊淡淡說出驚人之言。

   聽完這句話,原本還在小小掙扎胡亂抓著道士手臂的小黑貓突然停下動作,轉頭望向那雙熟悉的漂亮眸子。

   『你是笨蛋嗎?』

   陸祈安輕笑幾聲後,便向骨董店主僕二人告辭。

 

   路上眾人口中所向披靡的陸大師叨叨絮絮的跟懷裡的小黑貓解釋為什麼到現在才能來接牠回家。

   「喪門,對不起嘛~沒想到一早三哥就來找我回公寓哄二哥吃飯睡覺,一直忙著工作的二哥都快瘦成帶皮骷髏了...」

   『他有一半是過度擔心你,你當然得去看顧他。』

   「是是是,所以忙完我就趕緊回來找你,擔心小貓咪一個不小心會被壞術士給捉走。」

   『祈安,我變成貓跟你有關嗎?』

   「呃…算是間接關係。」

   看到小黑貓準備再度揮舞貓爪,陸大師趕緊解釋清楚。

   「昨晚你是不是吃了文文給你的糖果?」

   『嗯,我們聊到當貓的好處,然後他就給了我一顆糖果,印象中他好像說那叫做貓咪糖果。我以為…他在開玩笑。』

   「不是玩笑,因為有天文文說好想看看連美人變成貓咪是什麼樣子,所以好心的我就試著幫他實現願望,可惜還沒成功就被發現了企圖,所以…」

   『所以我又成了你作孽下的受害者!』喪門一氣之下就往陸祈安的手背上咬下去。

   「喪門,痛,別咬了。下次不敢了。」嘴上喊痛卻又不敢推開小黑貓的頭。

   『祈安,你要為非作歹前可以多替我著想一下嗎?』剛鬆口又差點咬上去的喪門狠狠地教訓起友人。而擦身而過的路人只看見一隻張牙舞爪的黑貓在對主人憤怒咆嘯。

   「好。」道士一口應下。

   『又騙人。』炸毛中的小黑貓完全不領情。

   一人一貓就這樣沿路鬥嘴回家。

 

   一進家門就看見兩個室友難得都在客廳裡,林然然穿著睡衣悠哉蜷縮在沙發上,而上官瑜則是煩躁地來回走來走去。

   「小陸你…小黑貓…我…」看見抱著小黑貓走進來的陸大師,上官瑜一時喪失了語言表達能力。

   轉頭又看見本來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無良室友用著一附「果然是白癡」的表情看著自己,上官瑜終於明白自己又被耍了。

   「怎麼了?小瑜。」陸祈安不明所已地看看兩位室友。

   「我?沒事。阿喪呢?怎沒一起回來?」上官瑜趕緊轉移話題。

   「喪門阿~他在…他在跟阿福姑娘約會,晚點就回來了。」陸大師眼泛淚光地在貓口下改了說詞。

   「喔。小陸,這隻小黑貓是你要送阿喪的嗎?」上官瑜求證。

   「不是呢,牠是文文的朋友,明天就離開囉。」

   「林然然,我真不該輕易聽信你的鬼話!」上官瑜無可奈何地走去浴室沖洗一身臭汗。

   然然眼見尋貓事件落幕,也起身回房繼續埋首創作,沒靈感的情況下,一整天也沒孵出幾個字。

   看著兩個室友各自忙碌去的陸祈安也抱著小黑貓回房。

 

   『祈安,我幾時才能恢復?』趴在陸祈安肚子上的喪門無力問道。

   「子時即可恢復。怎麼?當貓不好玩嘛?」

   『感覺是挺新鮮的,可是也不太方便。』

   「我倒覺得不錯,既可愛又不會惹麻煩,哈哈哈!哎,你可別咬成習慣。」祈安摸摸自己吃痛的手背。

   『哼!還有一個小時,說個故事來聽聽吧。』

   「很久很久以前,道士不小心搞丟了他心愛的小星星…」

   故事說完,趴在祈安身上的小黑貓也開始慢慢恢復人型。


   就在此時,房門上傳來叩!叩!兩聲之後,可愛的小室友探頭進來喊著:「喪~你回來了嗎?我肚子餓了。

   三秒之後,林然然一邊說著「對不起打擾了!兩位請繼續!」一邊迅速關上了房門,而這動作也隔絕了裡面氣急敗壞跟清爽歡快的嘈雜聲響。


   同居生活的美好周末,取材完畢的林然然心情愉悅的走回房間趕稿去了。(詳細畫面描述請訂購然子大師的校園專刊。

 

-----

「陸祈安,你陪我去跳黃河吧!」

「親愛的,你沒聽過『跳到黃河也洗不清』嘛!」阿福站在門口笑得一臉燦爛。

小讀者說:「喪門星星,你跳銀河吧!才能名符其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月牙貓 的頭像
月牙貓

月牙貓的出沒地

月牙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