叩!叩!隨意輕敲兩聲就推開房門是林然然的壞習慣,總希望能不經意地發現什麼新八卦。

   「咦?怎有隻小黑貓睡在喪門的衣服堆裡?」

   林然然走近雙人大床,伸手抱起可愛的小黑貓,仔細一看小黑貓四肢腳掌還是白色的,是民間最忌諱的貓。在林然然的撫摸打量之下,小黑貓微微伸展肢體,慢慢地張開雙眼,瞳眸是漂亮的金色。

   『小然,早阿!肚子餓了嗎?』喪門一睜眼就看到可愛的小室友正用疑惑的眼神由上往下看著自己,以為是自己睡過頭了。

   「肚子餓了嗎?不知道貓到底喝不喝牛奶?」微蹙眉頭的小室友看著喵喵叫的小黑貓喃喃自語著。

   這時左右張望一會兒的喪門才發現自己竟然變成一隻小黑貓了!

還來不及思考就被小室友輕輕柔柔地抱往客廳去。

   「感覺不出什麼特別之處,也許是小陸拐來要送給喪的小寵物。」妄想模式啟動的林然然自行下了結論。

   打開冰箱,拿出牛奶和白吐司再往沙發上坐下。

   「喏~小黑貓,白吐司將就一點吧!怕你吃壞肚子。」

   看著小室友難得勤奮地撕起土司來餵食自己,喪門心中無限感慨,頓時產生一種「吾家有女初長成」的錯覺。

   順從地啃著吐司條,繼續思考自己怎麼一覺醒來就變成貓了?還沒想出什麼線索,可愛的小室友又把自己抱到庭院去,接著輕聲地說:「小黑貓在這自個兒玩玩吧,我得先去趕稿了,後天校刊專欄截止日交不出稿件的話,大概會被那群女人掐死。」

   小黑貓溫馴地點點頭,往屋簷下跳去。

   『這麼真實的觸感,應該不是在做夢。可祈安又不知道跑哪去了,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想著想著思緒亂成一片,突然想起昨晚來訪的小朋友「文文」,跟著想起幾次友人在文文面前對自己欲言又止的模樣。

   『該不會其實我是文文的同類吧?』小星星又開始陷入了鑽牛角尖的死胡同。

   『不對,雖然家裡兩個老妖怪跟一般父母不太一樣,但至少品種還是屬於人類。』喪門想自己應該不具備八點檔那些灑狗血的身世之謎吧?

   『也許去找文文可以得到有用的線索。』喪門決定主動出擊。恰巧這時上官瑜正準備打開大門進來,小黑貓把握時機迅速竄出門外。

「呀!搞什麼!怎麼有隻黑貓跑出來,晦氣晦氣。」上官瑜拍拍胸口,驚魂未定地嚷嚷著。

   「什麼事大呼小叫的,別打斷我的靈感。」從林然然房裡傳出不耐的聲音。

   「還不是一隻黑貓突然竄出,黑嘛嘛的還以為又是什麼妖阿鬼的。」上官瑜在林然然門口有點委屈的抱怨著。

   「貓呢?」

   「跑出去了。」從來不渴望這個沒良心的室友關心自己,但先關心那隻貓也太過份了。

   「你死定了。」

   「怎麼?牠真的不是一般的貓嗎?」語調有點慌張的上揚了。

   「就是一般的貓才糟,那可是小陸要討喪門歡心的小寵物,你自己說糟不糟。」林然然終於正眼瞪向白目室友。

   「完蛋了,我馬上找小心陪我去找。你千萬別先跟小陸告狀。」上官瑜一邊掏出手機一邊急急忙忙跑出門外。

   「真的是蠢蛋,難道像個無頭蒼蠅亂竄能找得到而那個被稱之為天才的道士會找不到。」看著門被大力關上的林然然不由得深深慨嘆一聲。

 

   憑著印象緩緩往古董店走去的喪門小黑貓一點兒也沒感覺到家裡因為他而產生的小小騷動。就在快到店門口前一百公尺左右,剛好看到文文停好腳踏車準備走進店裡。

   小黑貓趕緊迅速飛奔向前,在千鈞一髮之刻撲上少年的褲腳。

   「小黑貓?」文文低頭看著緊緊抓住自己褲腳的小生物,然後低下身將牠抱進屋內。

   「老闆,門口撿到小黑貓,很可愛。」文文將小黑貓高高舉向櫃檯桌上展示。

     「說過幾百次不要亂撿不明生物回來,還撿了隻黑貓,是嫌店裡麻煩還不夠多嗎?」慵懶交疊雙腿,支手倚在桌上的美人斜眼往黑貓輕掃一眼。

   「小黑貓沒有家,很可憐」將高舉雙手收回,默默地把小黑貓塞進側背包裡,又準備默默往房間走去。

   「以為我是瞎子嗎?快去準備下午茶,在你出去玩耍這段時間,我可是一早上忙著維持家計。」美人忍住想把滿桌子文件砸到地上的衝動。

   「老闆不要生氣,馬上做好吃的甜點給你。」

   「少廢話,今晚不是那隻黑貓睡外面,就是你睡外面!哈...哈揪!」

   「明白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月牙貓 的頭像
月牙貓

月牙貓的出沒地

月牙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