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安,最近我聽見一個傳聞…」

陸大師正開心地窩在沙發上看著福德借他的漫畫,完全沒注意到友人說話時微妙的臉色。同樣坐在客廳沙發看電視的兩名室友聽到這麼八卦的開頭,馬上轉頭看向正在切飯後水果的喪大帥哥。

「喪~你要跟我們分享小陸的八卦嗎?」然子不知從哪變出了筆記本與鉛筆,準備好好地記錄下來,以便成為新題材的參考內容。

「阿喪,快說快說。」上官瑜想多聽一點陸大師的花邊新聞,下次才能拿來規勸亦心不要再被妖孽給迷惑了。

 

切好水果還順手擺盤後的喪門,放下盤子的第一件事就是抽走陸祈安手上的漫畫。

「有事嘛?」陸祈安小小不滿的眼神透露出不解的訊息。

「傳聞說藥國豔冠三界的藥之主曾經為你捨命?」很介意。

「!?」然子聽到關鍵字立刻下筆飛快,上官瑜則是一臉羨慕貌。

陸祈安偏頭想了想後,淡淡地笑著說:「是誤傳。事實上是我謀害了藥之主,所以才被藥國通緝多年。」

『果然是魔頭阿~竟然能笑著說出這種話!』然子和小瑜不動聲色地用眼神交流著心中感嘆。

「你別騙我,傳聞明明是說人間來的道士用花言巧語拐騙了他們善良的王,以至於王自願捨棄了他長生不老的性命。也因此藥國公主給無良道士下了詛咒」喪門即使被那淡笑中的無奈給動搖,仍然要求個明白。

「呵呵,看來不管人間還是妖精都喜歡浪漫不實的故事。早知道就不還給任性公主了~」邊說邊捲著小馬尾的陸大師大有再度出馬誘拐純良的意味。

「祈安,別忘了還債的人是你大哥,你想讓他這輩子過勞死嗎?」終於還是忍不住扯了扯身旁友人的耳朵。

「好痛!我只是成全他們的願望。」陸祈安哇哇叫著。

「你做得再多,明白的永遠只有少數人…」

『喪大帥哥沒發現這場質問又一如以往地以偏袒作結。』然子準備合起記事本,小瑜再度打開電視機。

「漫畫可以還我了嘛?藥草小精靈的故事很好看呢。」一雙漂亮的琉璃眸子誠心地向同居友人懇求。

「祈安,如果哪天你真的藥石罔效,我的命…」

「不准。」

「喪!」

「阿喪!」

三個室友不等喪門說完就截斷了他的話尾,喪門微微驚訝地看向然然和小瑜,好像此時才想起兩位室友還在客廳裡。

「喪門,你總是愛亂想。」陸祈安收起了臉上的微笑。

「還不是你愛惹事生非。」喪門垂首。

「最近我很聽話。」語氣有點心虛。

「前幾天半夜爬窗回來又怎麼說?」原本的憂愁轉為怒火。

「夢遊。」轉頭看電視去。

「陸祈安!」

「活動筋骨這說法有比較好嗎?」偏首問。

「等我折斷你的手腳後,就不需要活動了。」喀喀作響的關節聲好嚇人。

「……星星,我還想陪你走遍大江南北,折了手腳不好行動。」

「哼。」丟下漫畫,喪門轉身回房。

 

「小陸,你真厲害!」上官瑜真希望自己有陸大師一半的功力。

『小陸,禍害絕對不會短命的。』然然默默在心裡下了結論,他知道那同時也是他所守護的星星的最大心願。

 

-----

送舊迎新,新的一年也要繼續完成各種心願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月牙貓 的頭像
月牙貓

月牙貓的出沒地

月牙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